误入歧途的堕落少年:日本黑帮

编辑:意义网互动百科 时间:2020-07-04 04:35:06
编辑 锁定
内容简介:[1]  由于生活所迫,荒川贲和饭盛丸高中没毕业就一起到东京闯荡,历尽艰辛,加入了东京两大家族之一的上杉家,成为一家高级夜总会的保安。武田家和上杉家为了争夺霸权、扩大家族势力范围,用尽各种手段。在此过程中,荒川贲和饭盛丸身上的罪恶也越积越多,但他们已经别无选择,只能沿着这条不归路一直走下去,直到死亡。这一切都是命中注定,还是自己的一念之差?
中文名
误入歧途的堕落少年:日本黑帮
内    容
东京闯荡,历尽艰辛
类    别
书籍
方    式
引子、正文

误入歧途的堕落少年:日本黑帮试阅

编辑

误入歧途的堕落少年:日本黑帮引卷(1)

“开车!”
随着计程车门关上的刹那,新宿街头的喧嚣戛然而止。久久不能平复的,不止荒川贲的呼吸,还有他的心绪。脑袋还在嗡嗡作响,似乎在快速地收缩和膨胀,像是快要炸掉似的。他的额头渗出细密的汗水,长长的刘海纷乱地遮住他慌乱的眼神。这一切都太突然了,就算是预料中的,却仍然让人感觉太突然了……
“先生,你是要去哪里呢?”
“横滨,去横滨!”
“横滨吗?真是不巧了,我是台东区的车,再过一个小时就得去交班呢。您看……”
荒川贲慌乱地在身上翻找,他甚至忘记了自己的钱夹放在哪儿。他将手伸进西裤的口袋里,却摸到一个小小的玻璃瓶。那是个盛放着几颗糖果的玻璃瓶。他轻轻地碰触着,一丝冰凉传过手心。很早的时候就有人将毒药做成糖果的形状——那些糖果身着美丽的糖衣,却是致命的剧毒,所有的甜蜜与温馨只是剧毒化开前短暂的幻影。这样肤浅的道理,在这片森林里滚着刀尖过来的贲,却都忘得一干二净。他心里狠狠地一痛,然后那痛苦开始在血液里蔓延。
“哎哟,先生,你的头皮擦破了,在流血呢。哎呀,这可真是糟糕的情况呀,要不我先送你去医院吧?”
唧唧歪歪的计程车司机打断了贲的思绪。贲找到钱夹,把里面的现金全部扔在驾驶台上。司机瞄了一眼,足足有五六万日元呢!
“横滨。麻烦开快些。”
司机先是一愣,然后咂咂嘴说道:“看来先生的确是有急事呀。我也是个热心肠的人,你知道吧?台东人是最乐于助人的。那我就快马加鞭啦!”
贲侧过脸,不再答理司机。窗外掠过东京绚烂的街景,高楼林立,霓虹闪烁。再熟悉不过的一切,此时此刻却给贲带来一种初次来到东京时的陌生感。当时的陌生夹杂着的是兴奋与憧憬,而此时却夹杂着恐惧和悲哀。
路过东京塔的时候,贲仰起脸来看那座泛着温馨的橘红色光芒的美丽建筑。所有的橘红色回忆都被流光漂成了灰白色。属于这里的令人心暖的一切在此刻被证明都是假象,都是虚伪,都是幻影,都是冰冷。
就在几分钟之前,贲与死亡擦身而过。在这座城市里醉生梦死又如何?声色犬马之后,还不是命运的炮灰?这是一条不归路,大家都在硬着头皮往前走,栽倒后就是三尺黄土,所有的人都一样。贲看看自己,身着范思哲的西服和衬衫,脚踏普拉达的皮鞋,打着纪梵希的领带,戴着劳力士手表,一条项链也是蒂凡尼的。但那又怎么样?几分钟前,他差点丧命。而将他引入圈套的人,竟是他的最爱!他满足她,不惜一切。他以为有些情感这一辈子都不会变质,死都不会,可是他错了。然而他已无法选择,从走上这条路开始,就是一错再错。
“据前方记者发回的消息,在新宿和池袋附近同时发生枪击事件。警方已经封锁了该地区,目前是否有人员伤亡还不清楚……近期东京发生……”
贲伸手关掉了收音机。一辆警车正从他们身边开过,贲眼神凶狠起来。他松松领带,解开衬衣最上面的三颗纽扣,坚实胸膛上的刺青隐约可见。司机的不安这时似乎被证实了,他咽了口唾沫,再也不敢往贲这边看一眼。
“我家里还有老母亲和五岁的女儿……”说完,司机再也没敢说第二句话。
听到“母亲”这个词,贲的思绪不可避免地跳回到美丽的秋田。然而那样的日子也苍白了,因为结局的悲凉而随之苍白。所有的愉悦与温暖都因疼痛和仇恨而被抹去。贲甚至想不起母亲的样子来,她似乎是个勤劳的女人,周而复始地做着家务,从来没有停下过。真是个令人心碎的人啊!然而,这个勤劳朴实的女人却是个有血性的人,虽然从未说过什么,但她用行动来告诉贲:做一个有血性的人!哪怕是死,也要维护这个姓氏的荣誉。

误入歧途的堕落少年:日本黑帮引卷(2)

贲坚信自己有这样的品格和情感,但现实中命运无情地嘲讽他所坚信的东西。而有一种东西却不断沉淀下来,那就是仇恨。
神忘记了宽恕,却偏信于惩罚。
贲身上的刺青隐隐作痛。
“贲,我不能再给你打电话了,你到山下埠头的十七号口。”打来电话的饭盛丸说完便挂断了。这个时候,无论是警方还是家族的人,都想找到他们。整个东京地区,早已是天罗地网。
“山下埠头十七号口。为了你的母亲和女儿,请你按我的话做。”
司机满脸汗水,除了机械地驾驶着车在公路上疾驰,他连说话的力气都快没有了。
“先生,老大,前面收费站……”
“有面巾纸吗?”
贲将遮光板拉下来照了照,他面无人色的脸上的血已经干了。
“在储物箱里。”
贲拉开储物箱,取出面巾纸擦脸,因为血已干了,脸越擦越花。
“妈的!你有别的衣服吗?”
“衣服?后备箱有一件夹克。”
“停车,去取。记住,别乱来,我要杀你易如反掌。”
司机早已吓傻,乖乖靠边停车,去取出了夹克。贲则把自己的西装扔到了护栏外。
车驶到收费站,窗口的职员说完“你好”,探头向车内张望。
“啊,你们真是够辛苦的,这么冷的天。”
“是吗?还好吧。最近很不安宁,所以正赶着回家呢。”
“回家?你不是台东的车吗?”
“啊,是啊。哈哈,最后一趟了嘛。送个熟人,酒喝多了。快过节了嘛,大家都这样!”
“是吗?那你路上小心吧。”
车驶出收费站,司机和荒川贲都惊出一身冷汗。
“刚才那个人、你和我都命悬一线,你知道吗?”
贲奇怪地笑起来。他也不明白自己为什么笑。他的内心充满了恐惧,但却又觉得这只是一场命运的玩弄——命运决定谁在什么时候死去。
终于到了埠头,几个身影向这边走了过来。
“我求求你……我什么都不会说的。我也什么都不知道,我真的不知道你是谁,求你给我一条活路……”
司机哭了出来,眼泪和鼻涕流作一团。他低声哀求着,他不知道自己会不会死在这个荒凉的码头,自己被扔在荒野的尸体会不会在几天甚至更久以后才被发现。而本来他应该在接一趟市内的客人之后,去台东交车,然后舒舒服服地回到家里,吃一碗妻子做的拉面,跟母亲闲扯几句,然后和女儿说晚安。而现在他却要面对命运的宣判。他什么也没做错,却可能会死在这个与平时没什么两样的晚上。
饭盛丸走了过来,贲叫司机下车。司机没办法,只好哆嗦着跟着下了车。
饭盛丸走上来什么也没说,只是结结实实地给了贲一个拥抱。他抱着贲,贲能感觉到饭盛丸的身体在瑟瑟发抖。
饭盛丸扭头看了一眼司机。他二话没说,抽出枪走上前去。司机“扑通”一下跪倒在地。
“大丸,别杀他。”
“不能留后患,为了你。”
“我们已经没什么可输的了。他是无辜的,也帮了我。给他二十万日元,放他一条生路。他不会说什么的。”
大丸对着米叔点了下头,米叔的手下将司机拉开了。
大丸拉着贲向船那边走去。
“米叔的船要运一批货去泰国。这是离开这里的最后机会。”
“我们不能一走了之。苍之介、雨还有宇佐美君他们怎么办呢?”
“我刚才接到消息,他们没一个活着出来。休虎要赶尽杀绝,第二军团全完了。”
“这么说,他和武田家妥协了?”
“是,东京太平了。”
参考资料
词条标签:
小说